载入信息中...
羽毛球迷的家,超人气羽毛球社区 首页添加收藏设为首页中羽APP
当前位置:主页 > 羽坛动态 > 人物 > 封面来了!刘雨辰/欧烜屹:独一无二的老兵新传

封面来了!刘雨辰/欧烜屹:独一无二的老兵新传

时间:2024-02-08 17:09 来源:《羽毛球》杂志 作者:佚名

    刘雨辰/欧烜屹,单凭两个人的名字组合起来,就已经很独一无二了。

    他们是名副其实的“老老”组合,在新的奥运周期联手,彼此相互努力,相互携手,以延长彼此的职业生涯;他们顶着“新双塔”的名号,其实搭档也不过才两年,在摸爬滚打中和时间赛跑;他们一位是已经走过所有高山低谷的“老将”,另一位年龄更大、却是大器晚成的“后辈”;他们一位是说话火力十足的“话痨”,另一位却是惜字如金的“闷葫芦”。如此悖反的两人组合,的确独特。

    想当初在印尼魔鬼主场,他们意气风发,抢下搭档以来的首座1000赛奖杯; 年末暹罗之争,他们搅动风云,力拼夺下总决赛桂冠; 在苏杯半决赛的绝境中,他们力挽狂澜于既倒,将奇迹带给所有相信光的人。 如今,在奥运积分赛的路上,他们一次次身陷困局,一个又一个困难迎面扑来,当下已经是国羽巴黎满额参赛最关键的一环。 强手那么多,困难那么多,一对新的老将组合比年轻人需要更大的勇气去克服、去撕破。

    再拼一届 源于热爱

    对于刘雨辰/欧烜屹来说,巴黎奥运周期实际只有两年多时间。从刘雨辰决定再坚持一个奥运周期的那一刻起,他的职业命运就已经与欧烜屹紧紧捆绑在一起。其实,很多人劝过刘雨辰,毕竟他已经拿到过那么多成就,奥运会银牌也是不凡的,难道就是单单想追求一枚奥运金牌吗?

    尤其是刘雨辰的父母,出于对儿子伤病的判断和心疼,他们不止一次想劝他别打了。但也正是他们比谁都了解刘雨辰,所以不忍心看着儿子放弃心爱的职业。刘雨辰的妈妈宋玉玲回忆起2021年年底的情景:“我们都跟他说过再坚持一届的难度有多大,他自己的伤病隐患有多大。但我们懂得,他真的很喜欢羽毛球这项事业,所以我们还是选择支持他。我们跟他讲,你就按你的任性再去拼一届。既然我们答应你这件事了,你也得答应我们:打完这届,不管结果怎么样,都要听我们的,退下来,做手术。”

    肩负着压力和期望,“新双塔”启航了。这其中需要很大的勇气,但家人的支持更是莫大的底气。第一年搭档,他们就拿下1000赛和总决赛冠军,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他们一步步地用表现和成绩来刷新大家对他们这对组合的认知。

    渐渐地,“新双塔”不再是他们的代号,他们有了自己的名字,大家更喜欢称他们为“刘欧”或者“图欧”。

    开局不利 积分告急

    尽管2023年开年不如意,尤其在马来西亚公开赛上有过决胜局17比11被印度“黑塔”逆转的惨痛教训,但随着奥运积分赛的开启,他们的目标和步调都重新清晰和统一起来。而作为奥运积分赛的第一站,去年的苏杯既是他们的“封神之作”,又在另一个层面开始了他们积分赛上半段的不如意。

    决胜局16比20到22比20是史诗级的逆转,是永不放弃的奇迹,但就像他们和主管教练陈祈遒的多次总结一样:结果是好的,但过程不是。“最后6分我们是拼回来了,但为什么我们会在这样的险境呢?如果我们前面打得好一点,可能不会有这样的惊险,甚至不用打决胜局。”正如大家所言,这疯狂的逆转是“可以说一辈子的经典”,但对于“刘欧”来说有另一层的警醒作用,那是一个浅而易见的道理:领先就不需要逆转。

    奥运积分赛开始后的情况确实如苏杯那般惊险,刘雨辰/欧烜屹连续四站比赛未能打入八强。接下来的世锦赛、中国公开赛、亚运会、丹麦公开赛,尽管都八强在列,但四强席位中依然未见他们的名字。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比赛一站一站地结束,杭州总决赛的参赛资格压力和一路伴随的奥运资格压力像滚雪球般叠加。

    那是一段煎熬的时期,尤其是在六月,姥姥的离开让刘雨辰不能百分之百地投入到眼前的抢分之旅,甚至他因在国外比赛而没能赶回来。“自己总会有点心不在焉,情绪一直不高。欧哥也能感觉到我的情绪,看着成绩不好,我知道他也着急,但他也没催我,他留给我空间让我自己调整。”刘雨辰说。

    髋伤延续 孤注一掷

    除了当时的情绪难关,髋关节的伤势也是一直以来影响刘雨辰的隐忧。早在2016年,刘雨辰小腿胫骨骨折,但因为没有完全断,他只休息了一阵就继续训练和比赛。由于没有养好,恢复过程中髋关节成了代偿的部位,成了新伤,延续至今。

    这是一个只有彻底停下来、做手术才能根治的问题,而当刘雨辰选择了拼这个周期时,他就已经选择了和髋关节伤病继续共存。多年来,刘雨辰已经在训练和比赛中找到了忍痛的方法。他说:“其实打球只是短时间的,它(髋关节)更影响的是生活,比如转体会疼,热身和拉伸会疼,比赛之后的反应会很大,第二天的调动也会很难。像现在我躺着,把腿伸直也会疼。有时候疼着疼着就习惯了,有时候太疼了睡不着觉,就要吃消炎药。”

    不管在场上还是场下,刘雨辰的走路姿势都特别不自然。为了缓解疼痛,他走路时已经养成了上肢前倾、下肢往后的习惯,还会有“长短腿”的感觉。至今,刘雨辰都尽量不做量大的跑步训练,他需要用骑自行车来代替这方面的训练。

    为了他的伤病,队伍组织过专家会诊,但训练比赛和伤病并非选择题,而是一个必须面对的简答题。“其实也治疗过,但透支了几年,不停下来是不可能明显好转的。”不管面对媒体还是身边朋友,刘雨辰都很少主动提及伤势,某处程度上这是他的“精神胜利法”。“首先,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伤病,伤病不是输球或者退缩的理由,我只能和它共同生活,提不提都没有改变。这两年我也不去拍片了,因为它肯定是不会变好的。如果说拍出来情况更坏了,只会更影响自己情绪。不管怎么样,现在我不可能为了它停下来。”

    就好比去年在杭州的总决赛,刘雨辰/欧烜屹小组赛三战全胜,以小组第一出线。但其实在首场赢完“梁王”、第二场拼下马来西亚的“谢苏”后,刘雨辰的身体反应就已经很大了。只是第三场对阵日本队的“小保姆”时,对手状态也不好,“刘欧”赢得有策略。半决赛对上更稳定、更能磨的徐承宰/姜敏赫时,连续三场高强度消耗带来的劣势就显现出来,他们0比2止步四强。

    总决赛的对抗强度固然很高,但这在当今男双赛场又是普遍存在的,这是他们必须面对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状态的下降,尤其是刘雨辰的伤病,他在那段时间里的速度和能力都有所下降,这就需要欧烜屹去承担更多。

    欲戴皇冠 必承其重

    这或许是欧烜屹第一次面临需要自己站出来的局面。24岁才进国家队的欧烜屹比同龄人发育得要晚,眼下白白净净的形象也根本不像已经是30岁的球员。对于一位刚过30岁的双打男选手来说,没有伤病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而欧烜屹的各项能力都仍然保持着极高水准。

    每逢男双组中长跑,欧烜屹总能跟小队员一起冲在最前面,甚至能赢下很多“00后”。还记得“鸭哥”王懿律在最后一次国羽集训时留下的金句:“欧哥,看看你这身体和能力,你的黄金十年才刚开始!”

    众所周知,欧烜屹是一个极为内敛、惜字如金的球员。刘雨辰是“话痨”,他可以把一个问题说成一篇小作文。但站在他旁边的欧烜屹不同,往往在采访时你只能期望他能说出点什么,甚至是指望他的回答字数不要比你的问题短。

    其实,欧烜屹也并非极端内向,只是他容易紧张,在思考正经的采访问题时容易卡壳,在聚光灯下、在镜头面前尤其如此。在私下的轻松环境中,“欧哥”是特别“贼”的,他特别爱开玩笑,甚至捉弄好友。只要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进入状态,他可以把一场球、一个回合甚至两个人的跑位都分析得很清楚。偏偏在场上,他经常需要一点“时差”来自己理清思路,但场上往往没有这样的时间。来到混采区,他同样需要一点思考的空间,所以我们经常会在采访结束后收到他的微信:“我刚刚应该这样这样说的……”

    同理,在场上越紧张、压力越大时,往往那自给的心理压力会将他自己冲破。对于欧哥来说,越要承担这份责任,就越要有坚定的内心,而这对于一直处在被带领角色的他来说并不容易。他也在不断地输球后内心挣扎和质问自己,在赢球后反问自己能否承担更多,甚至有时候会带来反作用。

    相互“利用” 改变打法

    欧烜屹说:“有时候越在乎、越想要,反而就会越打不好。印象最深的是法国公开赛,那是我们半年来第一次进四强,太难得了。当时另一场半决赛先打完,印尼‘飞毛腿’赢了何济霆他们,而我们对他们的战绩不错,加上我们对半决赛的对手丹麦组合没输过,一下子我们自己的期待都起来了,我自己也特别想赢。就是在那种感觉之下,觉得自己一定要赢,不允许自己犯错,结果最后成为第一次输给对手的反噬。”

    在现实情况下,他们对于自身打法有了动摇,彼此的想法也因为一直低迷和逐渐产生的沮丧而没有得到及时沟通。在刘雨辰的伤势的影响下,他们不能再简单运用之前的抢上网和抢攻,因为一旦被抓空当就会瞬间丧失主动。在欧烜屹看来,他愿意站出来,多拿球、多跑动,为刘雨辰去分担,但一旦这样的想法没有全部实现时,他又会对自己产生怀疑:“我想去多保护,我也想拿球,但有时候没想清楚。”

    相反,在刘雨辰眼里,搭档是在给自己分担,但却是全部在打欧哥自己的能力,而没有充分把刘雨辰的特点利用起来:“我很想被他利用起来,我有我的短板,但我也有我的优势,我们需要互相利用起来。‘利用’不是一个坏词。”

    问题摆在眼前,成绩和积分压力又越来越大,主管教练陈祈遒和他们尝试对打法做出改变,减弱他们打法里“先攻”的元素,增加了“相持”和“反击”的概念。接下来的法国四强、海露冠军甚至是总决赛四强,都在印证新战术的奏效,他们的奥运积分也已经打入了前八,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难题不断 队友挑战

    时间已经进入2024赛季,奥运积分赛过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有所改变和小有成效后,一道新的考题又摆在了“刘欧”面前:队友任翔宇/何济霆重组后势头强劲,连续几次都赢了他们。

    新年第一站比赛,他们在马来西亚第一轮又遭遇“任何”组合,又吞下败仗,输球和对方的势头让他们有了新的压力。

    过去的大半年,刘雨辰/欧烜屹都是以国羽第二男双的身份冲击奥运资格的,仿佛他们只要跻身前八就能拿到奥运资格。但随着“任何”组合的逼近,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尽管任翔宇/何济霆要完成反超的难度较大,但这不是不可能。面对竞争,刘雨辰/欧烜屹必须在排名保持前八的前提下,继续保持好自己在组内的位置。

    男双组一直强调以我为主,像“梁王”,只要自己正常发挥,就有极强的竞争力。但对于刘雨辰/欧烜屹来说,环境复杂,自身的困难也很多。甚至于在伤病、压力、心态、战术等不同因素的影响下,他们现在连做到正常发挥都需要非常努力,更别说还要面对不同对手,其中还包括最了解自己的队友们。

    主管教练陈祈遒在奥运积分赛开始前就阐述过自己的态度:“如果我们男双组能在巴黎实现满额,那么势必有人得意有人失意。最近我们的新组合起势,对于刘/欧来说是冲击,这不是坏事。他们现在不能只想着待在前八。他们要实现自己的目标,就必须拿出相应的可以胜过队友的表现。前面我们的调整有了效果,奥运排名进去了,总决赛资格拿到了,这都证明我们是对的,他们要坚持,要相信。”

    出发马来西亚的前两天,刘雨辰在训练中重重地摔了一跤,脚崴了,当时几乎在训练馆的所有队友都听到了这声巨响。虽然这次崴脚不太严重,但在吉隆坡他们还是输给队友了。连我们都能看得出,“欧哥”是带着不自信上场的,最后的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对此,刘雨辰却比较乐观:“去年‘梁王’形成了对我们的超越,我们的目标是他们。但现在新的组合和威胁又出现了,我感觉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他们身上了,欧哥就会对他们有点不自信。但是反过来,当他的注意力转移到别人身上时,我们对‘梁王’的表现又变好了。”

    “很多时候,竞技体育就是心态的微妙变化。”困难有时候并没有那么吓人,只是局中人的心态改变了困难能产生的影响。2022年刚出道时,刘雨辰/欧烜屹面临的困难是磨合,是不稳定,是欧哥作为“高级别赛事新人”的心态起伏。两年过去,虽然问题依然很多,但欧哥已经更稳定、更成熟。如果说2022年是刘雨辰带着欧烜屹破敌,那么2023年则是欧烜屹攒足经验后可以独当一面的开始。现在的他们已经真的成为互相扶持的“难兄难弟”了。

    难题一个接一个,两位“老将”在冲刺阶段体会着一记又一记现实的痛楚和酸甜。但无论困难再多、再大,经历过两年风浪的他们此刻都认清了事实,更加相信困难终能迈过。

    本文节选自2024年2月刊

      164
      20

      您还未登录,无法评论!
      ▼最新排序球友评论 196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