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信息中...
羽毛球迷的家,超人气羽毛球社区 首页添加收藏设为首页中羽APP
当前位置:主页 > 羽坛动态 > 人物 > 安赛龙:“中文十级”的羽坛男单霸主

安赛龙:“中文十级”的羽坛男单霸主

时间:2022-07-25 19:19 来源:京报网 作者:王笑笑

    在中国,维克多·阿萨尔森这个名字或许不够响亮;但提到“安赛龙”,却绝对是中国球迷的“团宠”。这位现世界**排名第一的丹麦羽毛球男单名将,场上霸气、张扬,场下谦逊、努力,更因为一口流利的中文深受国内球迷喜爱。

    近日,正在备战世锦赛的安赛龙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他表示,随着对中国文化的深入了解,学习中文已不仅有助于他与中国球员交流,更为他带来了许多积极影响。

    安赛龙在东京奥运会上夺金。新华社供图

    巴黎奥运力争卫冕

    安赛龙1994年1月4日出生在欧登塞,这座被誉为“世界最幸福城市”之一的北欧小城人口不足20万,却有着浓厚的羽毛球氛围。6岁那年,安赛龙跟随父亲开始接触羽毛球,从此将热爱深植于心中。14岁,他只身离乡,前往哥本哈根,开启了职业选手之路。

    安赛龙的成长速率可谓惊人。2010年,他问鼎世青赛,成为首位也是截至目前惟一获此殊荣的欧洲球员。同年9月,他入选国家队。2016年,刚满22岁的安赛龙率领丹麦队称霸汤姆斯杯,这也是欧洲球队首夺汤杯。随后,他在里约奥运中击败林丹,首战奥运便收获铜牌。12月,他又成为首位夺得世界羽联巡回赛总决赛冠军的欧洲球员。

    2017年8月,安赛龙首夺世锦赛冠军,并于10月登顶男单世界第一,打破了亚洲选手对该宝座长达三个奥运周期的垄断。在因伤病经历短暂低迷后,他于东京奥运会前重返巅峰,并在奥运会决赛中力克卫冕冠军谌龙,以一局未失的表现夺冠,成为继同胞拉尔森1996年奥运会夺金后,第二位称雄奥运会羽毛球男单赛场的欧洲球员。

    奥运夺冠后,安赛龙大有称霸羽坛之势。本赛季,他在八项比赛中取得34胜1负(退赛场次不计入)的骄人战绩,豪取五项冠军,把当今高手赢了个遍,世界排名稳居榜首。“但我不能说自己垄断了男单项目。”安赛龙谦虚地说,“男单竞争很激烈,谁能赢主要看状态。我最近赢得比较多,只能说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训练方式,竞技状态保持得比较好。”

    虽然拥有1米94的身高,但安赛龙在场上移动迅速、步伐灵活,结合在控球范围上的优势,其进攻型打法已日趋稳定。谈到两年后的奥运会,他直言希望卫冕,但也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每个人都在进步,我能做的是着眼于当下。”他透露,自己目前没有伤病,身体状况不错,“我会有选择性地参赛,希望将好的状态保持到奥运会。”

    此外,安赛龙还谈到了目前整体战绩平平的中国男单。“我不觉得中国男单处于低谷期,因为通过比赛可以看到,有一些中国男单球员的表现很好——他们也一直在进步。”

    办训练营无惧“养狼”

    去年8月,安赛龙干了一件震惊羽坛的事——以个人名义在迪拜开设训练营,邀请数位世界排名前60位的男单球员共同训练。训练营拥有先进医训条件,更重要的是为“营员”提供了高水平对抗机会。

    这一举动被不少人视为“养狼”,果然,从营中获益的球员重返国际赛场后,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进步。去年底,24岁的新加坡球员骆建佑在世锦赛中以非种子选手的身份夺冠,而他在首轮中淘汰的正是安赛龙。印度好手拉科什亚则在本赛季摘金夺银,且同样击败过“营长”安赛龙。

    但安赛龙没有“及时止损”,在今年5月的休赛期再度“开营”,并邀请了更多欧亚高手。“他们都是认真、友好的球员,能充分融入我们的训练氛围。”安赛龙为训练营取得的效果感到开心,“众所周知,对抗在训练中很重要。有些队伍没有那么多高水平男单球员,他们想要提高只能以赛代练。但是如果把这些高手聚在一起训练,对大家来说都有帮助。”

    谈到会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安赛龙“秀”起了中文。“三人行必有我师,闭门造车是不可取的。能够从其他球员身上学习他们的优点,取长补短,对我也是有帮助的。”他直言不担心这些对手通过训练营了解自己,“我认为真正的强者是,不管与你隔网相对的是谁,你都能找到赢的办法。所以我没有想太多,只想着怎么提高自己的水平,以及尽我的微薄之力,改变羽毛球的现状。”

    男人应该像龙一样

    很多人以为安赛龙的中文名字和中国名将谌龙有关,其实不然。这个名字是他的中文老师起的,“安”取自他丹麦语姓氏的发音,“赛”是参加比赛的意思,“而‘龙’是因为老师告诉我,男人就应该像龙一样。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很多中国球迷笑言安赛龙是“中文十级”,顺口溜和古诗词比自己说的都好。“十三四岁的时候,我去北京训练过两次,却不能很好地和中国球员交流,这让我感觉很可惜。”在一名中国教练的建议下,安赛龙在20岁时开始学习中文,“运动员的生活总是两点一线,比赛压力也很大。学中文可以转移一点注意力,缓解压力。我那时还想,如果会说中文,说不定退役后能去中国当教练呢。”

    中文是世界上公认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对于母语是印欧语系的人来说更是如此。一开始,安赛龙在丹麦找了一位老师教他写汉字,“写汉字太难了,需要每天花很多时间练习。”业余时间不多的他,又找到一位在北京的老师,通过网络教他认读和口语。很快,安赛龙就能用简单的汉语接受采访,还能跟中国球员交流、用汉字发微博,“这给了我很大动力。”

    为继续提高中文水平,安赛龙下了不少功夫,比赛时还抽空上课、做作业,排队、等车等碎片化时间也用来听中文播客。慢慢的,老师开始教他一些成语、古文,“有志者事竟成”、“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更令他对中国文化之博大精深以及中国人的智慧深感叹服。备战里约奥运会时,他学习了孟子的名篇,“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当时很辛苦,压力很大,这段话很好地激励了我。”

    如今,安赛龙已能熟练运用中文接受采访、与球迷互动,逢年过节他还会在中文社交媒体上发祝福视频,今年高考、中考时,他也特意录制视频为学子们加油鼓劲。“去中国比赛的时候,可以用中文点餐,还可以用手机软件叫网约车,在车上跟司机聊天,太方便了,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

    2020年秋天,安赛龙的女儿出生了。他给她取了中文名“安维佳”,乳名维维。在安赛龙孜孜不倦的“中文早教”之下,维维虽然还不太会说话,但有些常用汉语她已经能听懂了。安赛龙有时会带维维一起训练,甚至一起去比赛,感受和学习尊重不同国家的文化,“有机会我一定会带女儿去中国,希望她未来能跟我一样喜爱中国文化。”

      1624
      134

      您还未登录,无法评论!
      ▼最新排序球友评论 232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