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信息中...
羽毛球迷的家,超人气羽毛球社区 首页添加收藏设为首页中羽APP
当前位置:主页 > 羽坛动态 > 资讯 > 封面故事:致敬站在光环背后的人(下)

封面故事:致敬站在光环背后的人(下)

时间:2022-04-25 16:06 来源:《羽毛球》杂志 作者:小麦

    “90后”的倔强

    有人说,我们这个时代不缺机会,所以也势必会让每个人面临很多的选择。那么,是遵从自己的内心,还是随波逐流;是直面挑战还是落荒而逃;是选择喧嚣一时的功利,还是恒久平静的善良呢?在大批优秀运动员退役后走上高校之路的时候,90后的乔斌却选择了当教练。

    2019年初正式退役的乔斌,在退役之前就决定要回北京队当教练。当时,他确实伤病比较多,包括全运会都还是想打的,可是现实比较无奈。退役后的他,那一整年都在北京队,非常迅速地进入了工作状态。2019年年底,乔斌被借调到国家少年队,之后又转到国青队二队男单组辅助主管教练邱彦博一段时间,再后来,他在国家集训队干了一年,现在又来到国家一队男单组做助理教练。

    工作上的踏实和安心,乔斌说很大程度来自于太太李雪芮的支持。乔斌说:“雪芮特别好,她很支持我。因为我们都曾是国家队运动员,她能理解运动队的生活节奏,也对国家队有着很深的感情。看到我工作努力,她也替我高兴。”

    乔斌

    不过,对于这对羽坛伉俪而言,刚刚迎来新生儿的他们一切都在适应中。乔斌说,雪芮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每天两人都要联系,透过视频,他会看看太太也看看孩子。“我很想太太,也想孩子,国家队的前辈们都是这样的。”乔斌说起家里人时,总是在幸福和无奈之间切换。前段时间,无意中他在视频时听到宝宝喊了一句“爸爸”,一开始是雪芮说听到过孩子说“爸爸”,乔斌以为是逗他的。但真正听到时,乔斌说不出来怎么样的感觉。“可能都要真正做了父母,才能理解那种世界都融化了的感觉。”

    当了父母,就懂得父母的不容易,这个道理被乔斌引申到了从运动员到教练员的转型。“做教练之初,我想得很简单,不就是教他们怎么打好球、理解好球以及战术,并努力打磨他们的拼搏精神,其他就没什么了。当了父亲后,再看到队员的时候,我心中涌起了责任感,要对得起别人家的孩子,不只是教他们打球,更要教他们为人处世的道理,各方面都恨不得去嘱咐他们几句。”

    乔斌说,训练时,严格要求是必须的,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世界冠军,但他们都要能成为很好的人。如今,队伍中都是00后队员,他了解现在的孩子有自主的想法,前卫又天马行空。和他们以前认真执行计划不同,现在的队员会想:“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么做能给我带来什么样成长?”所以,要与他们沟通,让他们能理解训练的意义。乔斌表示,孩子的想法不能扼杀,但也不能让他们自由放飞,而是结合他们的想法,在天马行空中接好地气。

    90后的乔斌表示,自己虽然年轻,但也有年龄上的优势。“我所谓的优势就是能更好地跟他们沟通,如今,几个大队员都是我在役时候的队友,对他们的训练状态我比较了解,聊起来更通畅。至于年龄小一点的队员,我会稍微严格一点,严肃一点。来到国家队一队,大家都能更加成熟地表达,不需要强压,引导就好。严肃归严肃,沟通最重要。”

    强大的智囊团

    国羽始终有一支以奥运冠军为主的强大智囊团。其中,傅海峰、高崚等都是队员们值得信赖的心灵及技术导师。他们会不定期来到队伍中,以专家身份参与训练,辅助教练团队。

    在国羽出征新赛季前,傅海峰特别为女双组进行了一番“强化”训练,为陈清晨和贾一凡发多球时,现场热闹得备受瞩目。宝哥直接抡起球拍上场,还上演双脚起跳杀球给“凡尘”,为她们制造难度。尽管队里男双组和女双组都没有左手持拍的对手,但宝哥这个重炮左撇子偶尔杀几拍还挺能当真。别看他一直跟着女双组的训练计划走,但宝哥依然关心男双,经常趁休息的时候就转头盯着小伙子们的训练。

    虽然并非正式的教练员,但作为国羽专家组的一员,宝哥每年都会来队里帮忙一段时间。当时,时逢教练竞聘,一旁的王懿律说起之前教练员述职时自己曾作为运动员代表去旁听过。宝哥听到后,开起玩笑地说:“那鸭子下次我去竞聘,你记得报名去当运动员代表,给我打高一点的分!”

    傅海峰

    话虽如此,但退役后,傅海峰并没有专注于教练一职,这一次的国家队主管教练竞聘,他亦只是一个旁观者,没有身入其中。究其原因,家庭的原因占了很大比重。每逢国家队参加重大比赛前,傅海峰都会应邀前来帮忙一阵,尽心尽力地为队伍发挥自己的余热。但说到来国家队执教,他则几番推辞了盛邀。不在国家队帮忙的时候,他的主要角色是奶爸,每天接送两个儿子上学是他的主要任务。当运动员时,傅海峰觉得亏欠家人太多,退役后,他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更好地弥补家人。

    当教练的苦与难

    事实上,现在很多优秀的运动员在退役之后没有选择做专业队教练,而是去到大学或是企事业单位就职,在这些新的岗位上继续他们对羽毛球的热爱。他们之所以没有选择进入专业队执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在成长过程中,长年亲眼目睹着自己教练的辛苦付出,对于教练的苦与难有着更深刻的认识。

    当下,国家队以及各地方专业队需要优秀的人才充实教练梯队建设,但压力大、待遇低、无暇顾及家庭等诸多现实困难又让很多的优秀人才望而却步。据一位地方专业队教练的介绍,当专业队教练现在已经没有太吸引人之处。如果是国家队教练,还可以参与奥运会等世界大赛,培养出奥运冠军、世界冠军,身上还或多或少可以有一些光环。相形之下,地方专业队的教练则更加不易,主要任务是输送培养,同时还要承担在国内比赛中取得成绩的压力,感受不到国家队教练的光环,待遇大多算中下水平。

    当下,羽毛球的民间培训很火热,一个普通教练员,按照每天2至3小时去教球,一个月也能够轻松拿到2至3万的收入。那么,专业队教练是否也可以在空余时间从事一下教球的副业,贴补一些收入呢?据了解,地方队教练不是不可以到外面教球,只是如果想把手上的队员带好,完成夺取成绩、培养输送人才的任务,从根本上讲他们完全没有可能到外面去教球。

    AE0I9614A2.JPG

    现在,专业队体制内的教练员工资一个月最多在5千至1万元之间,与他们承担的工作量、压力负担并不太相符。一边是轻轻松松收入过万,一边是又苦又累待遇又低,如此大的差距也造成了部分地方队教练干私活。有地方队教练表示,从工作岗位来看,我们是教练员,但从本质上讲,我们首先是一个个体,其次才是教练。人都想追求过更好的生活,那么,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能够被理解的。然而,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出外教球的人肯定会在本职工作上的尽心尽力打折扣。“好苗子少,基本功不扎实”,这些被国家队教练经常感叹的人才现状,与地方队教练的现状不无关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地方队教练说,目前地方队教练员大致可以被分为四类:其一,有业务能力,但是责任心不强,不想压力太大,所以这种教练员的心思不在工作上;其二,有点想干,且有责任心,但是能力不够强,干了一段时间没有达到预期,也就摸鱼了;其三,业务能力差,但不想有压力,没有责任心,这一种还不在少数;其四,这种教练员是少之又少的,业务能力强、有责任心,且踏踏实实干事业,这一类实属稀缺资源。

    如何改善这样的现状?首先,从长远角度讲,需要我们教练员认真对待自己的年轻运动员,加强他们的文化素质以及思想品质的培养,通过教导,让孩子们拥有更好的理解能力,也让他们的认知水平得到提高。唯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在品质方面不会只想到自己,能够为公、为事业去倾尽年华。通过少一点物质方面的渴望,多一些精神方面的追求,培养我们运动员的事业心、爱国心。那样,当他在角色进行转换的时候才不会更多只顾一己利益,能够将队伍的利益、国家的利益排在个人利益之前。

    BG7I6388A.JPG

    其次,同步加强并改善地方专业队教练员的待遇问题。如何能够达到一个比较满意的水平,这其实是可以去认真展开探讨的。总之,就是拓宽思路,在政策允许的前提下想方设法地提高教练员收入,让教练们觉得他们的付出跟回报呈正比。

    当然,选择教练这个位置,是想要一份工作,还是想做一份事业,这是每一个决定从事这一职业的人首先要扪心自问的问题。因为做教练要能够忍受清贫,要在思想起伏之后,可以发现自己的初心一直都是对羽毛球事业的热爱。唯有这样,才能在漫长的执教生涯中不至于感到过分的失落。做教练更多需要追求精神上的东西,当精神上得到满足,物质与精神的天平才不至于失衡。

    专业队的教练就如同学校里的老师,是辛勤耕耘的园丁,是教人育人的师长,是燃烧自己点亮他人的奉献者。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角色,亦是被现实所困让很多人不敢投身其中的岗位。我们在为那些冠军们喝彩的同时,亦要看到在冠军光环背后的那些默默付出的身影。

    我们期待一代又一代的冠军涌现,而造就冠军的教练群体同样需要被关注、被呵护。

    相关阅读:
    封面故事:致敬站在光环背后的人(上)

    本文节选《羽毛球》杂志2022年4月刊

      143
      3

      您还未登录,无法评论!
      ▼最新排序球友评论 82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