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信息中...
羽毛球迷的家,超人气羽毛球社区 首页添加收藏设为首页中羽APP
当前位置:主页 > 羽坛动态 > 人物 > 对话 · 贾一凡:我是难以独处的交际型人格

对话 · 贾一凡:我是难以独处的交际型人格

时间:2021-05-22 15:07 来源:《羽毛球》杂志 作者:佚名

    仔细一查才发现,我们杂志已经快四年没有邀请凡凡来明星会客厅做客了。这四年,她经历了许多,对羽毛球的理解改变了许多,但不变的是她依然无辣不欢的口味、百分百的巨蟹座性格和几乎没变的体重。

    生日:6月29日

    星座:巨蟹座

    爱好:喜欢买东西给伙伴们吃

    最喜欢的食物:披萨、巨无霸、面包

    其他喜爱的运动:跳舞,喜欢看田径和游泳比赛

    喜欢的颜色:黑色吧,显瘦!

    性格:100%巨蟹座,充满母爱,但内心较脆弱

    崇拜的人:林丹、易烊千玺

    喜欢的歌曲:听韩语和女团的歌多一点

    最爱的影视综艺:都很少看

    喜欢的宠物:小兔、小鸡、小鸭、小松鼠都养过,现在家里养了两只比熊,被姥姥和姥爷接管了

    喜欢的穿着:休闲的韩风

    特长:争取退役之后把舞蹈练成一技之长

    从不能吃辣到无辣不欢

    为什么会打羽毛球?在这之前是跳舞嘛?(后撤一步就起跳)

    跳舞是在幼儿园的兴趣班学的。可能是从小柔韧性比较好,所以就被妈妈送去学民族舞了。可能是那会儿学跳舞太枯燥了,一直在那边压韧带,也挺辛苦的,后面觉得坚持不了,就选择了羽毛球。关于选择羽毛球,至今家长都觉得是我选的,哈哈!

    从小就到湖南训练,会想家和难过吗,毕竟你说你是比较脆弱的。(麦)

    其实还好,因为我特别喜欢跟人玩儿,从小社交能力和适应能力就比较强,所以只要有小伙伴,我就不会感到孤独。

    我还记得刚去的时候,一点辣椒都不能吃,湖南话也听不懂。但只过了三个月,我就可以听懂湖南话了,第四个月就会说了。至于吃,以前湖南队的食堂真是所有菜都是辣的,不吃就只能饿肚子嘛,所以吃着吃着就变成现在无辣不欢的“湖南胃”了。

    至于做饭的技能,我的拿手菜是鸡蛋炒一切!

    凡姐你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这么可爱呢?(回忆里的persons)

    我能说我是吃辣条长大的吗?我很小就离开家到湖南练球了,学校里有什么就吃什么,也会拿零花钱去小卖部买一些“垃圾食品”,比如辣条、饼干、薯片之类的。

    凡凡平时会关注护肤和彩妆的最新流行动向吗?(ETH-ereal_10Lyya)

    当然!我对皮肤管理是超级上心的,有空会上网看很多产品的介绍和测评。我是混油皮,以后有空也可以尝试拍拍关于皮肤管理的vlog给大家哦。

    无惧挑战,看重体验感

    广大球迷认为福岛由纪/广田彩花是我们女双最难打的现役对手,凡凡如何看待这一观点?(扬起尘土与心动的风)

    从战绩来说,我们和她们的每一次交手是很激烈,她们无论是大赛经验还是能力都很全面的。我觉得“福广”和“松永”两对各有特点吧,可能从战绩来看我们打后者会赢得多一点。但是,我们还没有在世锦赛、苏杯、尤杯等大赛上碰到过“松永”,所以也很难说。

    从2017年中国香港公开赛到2019年全英赛,这段只有一个来自亚运会的冠军的难熬时光,凡凡是如何坚挺过来的?(扬起尘土与心动的风)职业生涯中你觉得最难的是哪个瞬间?(柠檬乌龙鲜奶茶)

    其实,2017年我们拿世锦赛冠军,更多靠的是拼劲,加上对手对我们不太熟悉。我觉得那时我们的实力还没有达到世界第一,对羽毛球的认识也不是很透彻。夺得世锦赛冠军后,大家都重视我们,开始研究我们,针对我们,所以那段时间没拿冠军是正常的。

    那时候,我们的心态会比较稚嫩,总有患得患失的感觉,觉得比赛赢了自己就是行的,但输了就会否定自己。经过这几年的磨炼,我们都成熟了,不会单纯以比赛成绩去判断自己。

    所以说,我觉得真正的低谷应该是2018年下半年。

    展望一下自己的东京奥运之旅,最担心小组赛遇到哪对对手?(这跟我有神马关系呢)

    如果要怕,就不用去冲锋陷阵了。毕竟现在除了日本、韩国和印尼的女双,像英格兰、泰国等组合的进步也是肉眼可见的。其实,虽然我们已经是大队员了,但也还是奥运会上的新人,所以我对自己说,要对奥运会有新鲜感,注重体验感。就像你投币玩赛车游戏,你知道一定会有一关不能完成,但我要把全部时间玩够,努力体验全程。

    除了和清晨、东萍以外,还想和谁搭?(马不停停停停蹄)

    我觉得清晨就是我的最佳搭档了。

    爱吃西餐,喜欢扎堆

    评价一下湖南队几个小师妹,刘玄炫、魏雅欣、张驰、坑姝良?(这跟我有神马关系呢)

    驰驰和小坑是在我到国家队之后才进湖南队的,所以我们之前不太熟悉。我第一次看驰驰打球还是在陈(其遒)导的微博视频上呢。去年打羽超的时候,我才第一次跟她接触。至于小坑嘛,她也是天津人,所以早就听说过她。她们通过调赛打进了一队,都在很努力地跟上进步的节奏呢。

    说起玄炫,我觉得她的思想是最拔尖的,是最肯吃苦的师妹。可能是她总觉得自己的天赋没有其他人好,所以会特别刻苦。

    丫丫挺不容易的,去年才从女单转到混双,最近又因为全运会,在队里重新练习女单。有时,她会哭着说自己被陈雨菲吊打,没信心了,但还是硬着头皮努力,要为湖南队争取。

    到目前为止你最喜欢去哪里比赛?(柠檬乌龙鲜奶茶)

    日本和韩国,因为吃的比较合口味,加上比赛氛围比较好。还喜欢丹麦,一是因为那里比较安静,二是因为欧登塞有一个西餐厅特别好吃,应该算是我吃过的西餐厅里数一数二的了。现在太怀念疫情之前的日子了,可以出去比赛,德国、丹麦、法国等等,都有好吃的西餐。

    凡姐训练之余一般喜欢干吗呀?(Mr_尹zhe)

    我很喜欢和朋友们扎堆,就是我的朋友们干什么,我就喜欢跟大家一块。比如说,姐姐(郑雨)在宿舍看综艺,我就会凑过去一起看;如果她不看,我们就一起聊天之类的。反正就一点,我一定要和两个或以上人待在一起,如果只我自己一个人待着,就会感觉很煎熬,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交际型人格吗?

    从未刻意减肥

    凡凡是怎么瘦下来的?怎么瘦腿?怎么保持身材?(尕翊涵、牛大大_、橙子快跑run、灿若星辰Paul_Dong)

    我比去年在成都训练的时候瘦了八斤,再往回看,其实现在的体重跟2016年、2017年的时候差不多。不过,现在的确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瘦的时候了,可能是因为身体老出问题,压力比较大吧。

    我算是易胖体质,骨架也比较大,加上小时候爸妈不在身边,饮食不规律,所以把胃吃坏了。这一年里,我从来没有刻意减肥。我在步入高水平以来就是这个体重,已经习惯这个体重了,而且我在这个体重上也拿到过很好的成绩,所以我没有想去改变。有时候,瘦了一点之后反而会感觉杀球有点说不出的别扭,可能是心理作用?

    仙女考虑过退役以后说相声吗?(马不停停停停蹄)

    我小时候还真的在兴趣班学过快板,是天津幼儿园特有的,不过就是学了一点而已啦。我觉得说好相声得有一定的阅读量和文化水平支撑,我还达不到那个高度。

    我倒是想去练跳舞,不过不是小时候练的民族舞,而是女团舞。我真的很喜欢女团舞,有时候也会跟着视频学,但是训练太累了,跳不动啦。

    如果成立一个“国羽•德云女团”出道,凡凡会选哪几位姐妹成团?(扬起尘土与心动的风)

    哈哈!如果是普通团的话,我希望和姐姐(郑雨)组一个二人团唱跳。不过,如果是德云女团,真的太难选了,每个人的潜力都不一样,南方人和北方人的笑点和梗又不一样,所以有点难选。

    看的出来你跟家人的关系特别好,有没有什么话想跟家人们说的?(柠檬乌龙鲜奶茶)

    疫情开始后,我和家人就养成了每天晚上9点30分视频的好习惯。印象深刻的是,去年全国锦标赛期间,我仍记得是11月7日,那天姥爷没跟我视频聊天,只发了一条短信给我,说看了我的比赛,让我加油之类的话。当时我就觉得不太对劲,结果第二天我输球了,跟家里说要买票回家。直到这时候,我妈才跟我坦白,姥爷头一天因为犯心脏病被送到医院抢救了,幸好抢救回来了。但家里人不想让我分心,就没告诉我。

    本文节选自羽毛球杂志2021年5月刊

      55
      2

      查看评论请先登录!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