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信息中...
羽毛球迷的家,超人气羽毛球社区 首页添加收藏设为首页中羽APP
当前位置:主页 > 羽坛动态 > 人物 > 国羽女双登2月封面:陈清晨/贾一凡 担起榜样自觉

国羽女双登2月封面:陈清晨/贾一凡 担起榜样自觉

时间:2021-02-06 15:18 来源:羽毛球杂志 作者:佚名

    陈清晨贾一凡想象过无数种2020年的可能性,然而,这个关键的年份她们却用了一种连自己都惊讶的方式度过。因为疫情,东京奥运会延期,多出来的时间“凡尘”过得充实,不管是生活还是训练,二人都是以积极的心态来面对。“感觉对球的理解又升华了,如果马上说打奥运会,我觉着我们也准备好了。”贾一凡说。

    这份“从容”不是一蹴而就的。时间往前倒退两年,曾经成绩的起起伏伏让“凡尘”经常患得患失:拿到冠军就有自信,拿不到就会自我否认。但是,奥运积分赛打响之后,特别是进入2020年参加的四站比赛,不管是泰国站夺冠还是全英止步八强,她们都能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心态上的转变被她们解释为:“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极端地看问题了。在疫情的真空环境里,既然大家都多了一年时间,那我们就再多备战一年。”

    还记得起初抵达成都之后,回到既熟悉又陌生的封闭训练中,时间如白驹过隙,一周接着一周。大约是到了去年7月的一天,贾一凡的紧迫感突然“上线”了,眼前有羽超联赛摆上了日程,同时东京奥运会再次进入倒计时一周年。陈清晨偶尔会约郑思维课后加个练,并督促贾一凡说:“比我们厉害的都在努力,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努力。”从那时起,贾一凡下了训练课不是立刻找队医做治疗,而是将加练重新纳入自己的时间表。

    身边能有人带着自己往前走,教自己如何做是多么的宝贵

    因为疫情,她们也有了更多与小队员相处的时间。从曾经控制不好交流力度,到如今她们会鼓励年轻人大胆尝试。身为队长的贾一凡调侃道:“虽然说彼此之间会有竞争关系,但是看到她们遇挫或是受伤,身为大队员总会分享自己当年相似的心境与经验。”因为她知道身边能有人带着自己往前走,教自己如何做是多么的宝贵。

    贾一凡和陈清晨是2016年升入国家一队的,当时因为害羞不敢主动和大姐姐们互动。哪怕是很小的事情,她们也会另辟蹊径,找个不用面对面的方式沟通。一次,为了通知姐姐们清理冰箱,贾一凡在冰箱门上贴了一张纸条,写道:“姐姐们好,我是凡凡。就要去集训了,冰箱里不要的东西请尽快清理掉。”就是当年这么一件小事,让她们如今会主动和小队员们打成一片,消除距离感。

    那时候,早上8点30分训练,每天她们赶到训练馆,赵芸蕾就已经开始做热身准备了。“熊姐对羽毛球的认真与自律,对我们那一批队员的影响都很大,她的言传身教是榜样一样的存在。”

    2017年首次亮相苏迪曼杯,“凡尘”身边群星环绕,她们一张嘴喊的都是宝哥、丹哥、楠哥、华姐、包宜鑫姐、孙瑜姐。而今,她们已经成为妥妥的清晨姐、凡姐了,而她们也义不容辞地肩负起了这份“榜样”的责任。

    如果说陈清晨极好的自律能够时刻影响自己的搭档贾一凡,那么,作为队长的贾一凡就经常性地需要做出一些“决策”。比如说,训练中打个比赛,如果教练没安排说打几分,队友总会将眼神一致投向贾一凡,问:“凡姐,咱们打多少分?”起初并不适应担起大任,但是,贾一凡也不知道何时起就接受了这份设定。

    我们是一个集体,大家都好才是真正的好

    “凡尘”始终记得,2018年亚运会女团输在了自己手上,那次失利的打击甚至让她们萌生了退役的念头。“好难过,不知道怎么办。天空都是灰色,任谁来安慰我们都感觉很无力。”跌跌撞撞走过羽毛球生涯的至暗时刻,她们反倒是学会了面对压力如何放下包袱。“其实,我和清晨的责任感和集体荣誉感都很强。我们也有过很难的时候,觉着不被人理解。也许现在说起来,那点挫折不算什么,但在当时那个年纪就是会犯那样的错误,经历过了,就知道如何面对了。”

    还记得小时候听到“田径场”三个字,她们就会睡不着觉,想到练多球,也会特别发怵。但是长大以后,每当听教练说“你可以不跑”后,她们会考量这一天的训练是否到量了,万一以后场上拉多拍怎么办,有了特权反倒是不愿意去接受了。“因为我们知道,训练中的累远远没有场上遇到困难时痛苦。”就像她们如今手不舒服时会练脚,腰不行时就练手。以前这些都是教练布置,现在她们已经可以自觉分配每天自己的训练计划。

    相比起贾一凡的热闹,陈清晨相对安静内向,这对姐妹的互补之处也是“肉眼可见”。陈清晨更为自我一些,而贾一凡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如天性一般,“看到小队员的一些问题,我是哪怕讨人嫌也要说出来。因为我们是一个集体,大家都好才是真正的好,不讲就是害了她们。”

    作为一个集体,每个人都要全力以赴的付出

    在去年全国锦标赛上,体能五个项目达标四项就可以过关,但贾一凡还是坚持参加了压轴测验的跳绳。“我是依据自己身体情况来的,跑步之后我感觉也不是很累,所以不如测下跳绳涨涨能力。”正是她的这份坚持,带动了湖南女队姑娘们的积极性,而且在跳绳项目上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我希望和大家是一样的,没有什么特殊可言。”

    虽然并不想去做那个强势的人,但贾一凡遇到问题依然会选择一针见血,“因为我们不只有单项赛,还会有汤尤杯、苏迪曼杯这样的团体赛。所以,作为一个集体,每个人都要全力以赴地付出。”

    去年底,同门师妹、00后的刘玄炫受伤,从全国锦标赛到陵水集训,前前后后养了2个多月。看出师妹心中藏着焦虑,饱受伤病折磨的贾一凡找来刘玄炫开导道:“教练既然让你踏实养伤,你就努力趁这段时间让自己康复到最好,不要在意大家那句‘你怎么还练不了’。”贾一凡知道,上升期谁也不愿意浪费时间,看着其他新人进步很快,刘玄炫肯定背负着很多的压力。所以,在刘玄炫恢复正常训练的前两天,贾一凡开始在课上给她发两点多球,带她逐渐适应上量的感觉。“我当年手伤复发的时候,时常会想,如果我不坚持练杀球,会不会很快就被替代了。但是,像刘玄炫这个年纪她还有时间来恢复。”

    在贾一凡看来,这次受伤对刘玄炫来说是挺好的磨炼。“体会过了,就知道面对伤病,着急是没有用的。”作为运动员,要珍惜上场的时间,珍惜训练生活中的每一步。“在女双组,给予我的应该是明白没有什么困难是你克服不了的。”人生并不总是竞技,但心中那份榜样的力量却会长久陪伴着她们。“我相信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本文节选于羽毛球杂志2021年2月刊

      89
      1

      您还未登录,无法评论!
      ▼倒序查看球友评论 61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