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信息中...
首页添加收藏设为首页中羽APP
当前位置:主页 > 羽坛动态 > 人物 > 马来西亚自由人唯一女球员 吴柳莹刚柔并用

马来西亚自由人唯一女球员 吴柳莹刚柔并用

时间:2019-05-14 14:01:11 来源:中国报 作者:林良生

    在2016年8月里约奥运会混双决赛落败后,陈炳顺与吴柳莹不气馁,希望明年7月31日上演的奥运会混双决赛,能再次站在场上冲金。

    但是,“顺莹”现在身份变了,3年前奥运会他们还是国家队一员,如今是自由人,要想再进军奥运会,陈炳顺与吴柳莹需要在为期一年的奥运会积分赛有非常稳定的表现,就好像他们现在排在世界第5一样,这样才能确保一张奥运会入场券到手。

    今年1月离开国家队后,炳顺与柳莹一度希望能回到国家队训练,但事与愿违。不过,顺莹组合目前也找到适合的训练基地,他们与一帮自由人一起在大城堡一间羽球馆训练。今早出席训练的自由人除了顺莹,还有陈蔚强与吴蔚升、陈文宏、林钦华与梁峻凯等。另外还有一些自由人今日缺席。

    吴柳莹在训练结束后,进行降温运动。

    陪练员自己找

    值得一提,一众自由人都是男性为主,吴柳莹是唯一女性,对此,柳莹受询时说:“与一帮男子球员训练有好有坏,好的方面因为男子打球速度与力量比较快与猛,因此与他们打球,自己的速度与力量都要提高来跟上他们。”

    她说:“坏的方面,我在训练中没有女子陪练员,男子打球方法比较硬,女子打球比较软,我打混双的时候,球路还是偏向软的。我在这边练比较阳刚的球,在比赛打比较阴柔的球,自己在赛前需要调整一下。”

    询及离开国家队面对问题,柳莹说:“离开国羽后有利有弊。成为自由人最大益处,你肯定会变得更成熟,很多东西都需要自己安排,像训练与比赛计划都要自己拟定,有时甚至陪练员都要自己找,希望他们能帮忙来一起练球。”

    1000 750 500 300照打 现在是一脚踢

    柳莹表示:“以前在国家队都没有面对这些问题,只要专注训练与比赛就可以,现在则扮演一脚踢角色,从分配资金到策划训练与比赛,都要自己一手包办。”

    “我们与吴蔚升、陈蔚强的水平比较接近,在安排参加比赛方面,基本上4人都是一起参加比赛。由于我们是排在世界前10内,超级750与超级1000比赛一定要参加,双蔚也是不会错过顶级赛。”

    她补充:“由于要争取更多奥运积分赛,基本上超级500或以上比赛,我们都不错过,甚至是超级300比赛,我们也会参加很多。如果我们有参加,双蔚没有参赛,之前就要沟通好。基本上教练邹俊英都会随同我们东征西讨,除非我们4人有一组留在国内就不同,教练可能会留在国内督促训练。”

    5个人出外比赛 订房令她苦恼

    吴柳莹也分享女性自由人辛苦一面:“与4个男生一起出国参加比赛,4个男子共住两间酒店房就解决了,我必须再租另一间酒店房。

    为了减低开销,我也询问同是自由人的张蓓雯(美国)与邓旋(香港)等女球员,可否同住一间房分担开销。“

    她说:“她们与我是同一时代球员,大家都是老熟人,又明白当自由人的辛苦,一般上大家如有一起参赛,要共住一间房是问题不大。我自己的酒店房友,都是我自由找的,我不想给他们添麻烦。”

    陈炳顺:苏杯上阵一场就有7000分

    “纽西兰赛是第一站,我们拿到冠军获得7000分,取得好的开始。在奥运会积分赛上半年我们会频密参赛,希望可以在前面就打好根基,这样下半年就不会这么赶。

    “当然,我们需要盯紧对手的积分,如果不够分,再累再辛苦,还需要出击参赛。目前我们只是先安排积分赛上半年赛程,本月尾参加澳洲公开赛,接着参加印尼赛、世锦赛与日本公开赛等。”

    谈到与国羽2支主力吴顺发与赖洁敏、陈健铭与赖沛君争奥运会门票,柳莹说:“这是一个良性竞争,都是为了更好表现来进军奥运。当我们打得好,他们也会捉紧,反之也是一样。”

    陈炳顺则说:“没有机会打苏迪曼杯相当遗憾,因为这是他们获得奥运会积分良机,只要上阵一场比赛就有7000分。不管怎样,他们能帮助就帮助,因为他们不是理所当然要帮助我们。没有人帮助我们只能自己争取,靠赞助商支持我们。”

      138
      29

      您还未登录,无法评论!
      ▼倒序查看球友评论 36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