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信息中...
首页添加收藏设为首页中羽APP
当前位置:主页 > 羽坛动态 > 人物 > 王文教 异国归来的羽坛“教父”

王文教 异国归来的羽坛“教父”

时间:2010-06-08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作者:方舟

       印尼政府也真有“预见”——给他们发的是集体护照,50人一张,一人不回去,别人回去就麻烦了。王文教无奈,只能跟着大伙儿一起走。先回到印尼再想办法返回祖国。

  在20世纪50年代,回国是印度尼西亚许多华侨青年学生的共同理想。然而,对于王文教和陈福寿来说,回国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首先,他们当时已是印尼著名的羽毛球运动员,回国就意味着要放弃已有的荣誉和地位,一切从头开始;而由于当时中国还不是国际羽毛球联合会的会员,那么回国后的王文教也好,陈福寿也好,都没机会参加正式国际比赛,这对他们所孜孜追求的羽毛球事业来说简直就是残酷;还有,他们的离去也将会使印尼的羽毛球实力受损,也必然会遭到印尼羽毛球界的反对,那么,此一来他们的家人、朋友也会受到影响,他们能同意吗?

  王文教痴心不改。他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回国,帮助祖国提高羽毛球运动水平!他一面与陈福寿反复商讨,一面继续联系其他有志回国的华侨青年。经过半年多的筹划准备,在雅加达的黄世明决定和他俩一起回国,原为印尼羽毛球队的苏添瑞则因各种原因选择留在印尼。

  接下来终于到了最后关节——瞒着印尼羽毛球队到移民厅办理离境签证。为避免引起公众注意,他们在护照上均没有使用为人熟知的用闽南话发音的姓名,而只使用汉语普通话发音的拼写。在移民厅,他们被告知:你们可以去,但必须在护照上写上:“永远不再回印尼”。这意味着要和印尼的亲人们从此分离,尽管如此,回国开创事业的决心还是让他们写下了“永不回印尼”的保证书。

  1954年5月6日,王文教和陈福寿等启程,乘坐一艘巨轮,驶出了雅加达港,踏上了归国的路程……

  创业的路: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王文教和陈福寿、黄世明,还有不久也归来的施宁安,他们四人给中国羽毛球运动的发展带来了最初的火种。国家体委为了更好地发挥他们的作用,立即在刚建立一年的中央体育学院(北京体育大学前身)竞技指导科成立了羽毛球班,以他们四人为主组建了一支“准”国家队,并请他们开始训练高水平的羽毛球运动员,王文教同时兼任教练和队长。考虑到当时羽毛球运动在群众中的普及程度和训练场地等因素,国家体委决定暂时将天津市作为球类运动训练基地,羽毛球班便被放在了天津基督教青年会的体育馆里惟一的一块羽毛球场地开展训练。

  在天津,王文教他们开始了我国羽毛球运动最初的普及和专业筹建,逐渐制订出包括身体训练、技术训练和战术训练内容的一套完整的训练计划。羽毛球班的任务除了安排队员本身的训练以外,还要负责在社会上推广羽毛球运动,因为只有广大群众的积极参与,这项新的体育运动才有可能有坚实的基础和发展的前景。这一时期,王文教带着羽毛球班的成员经常在京津两地的一些工厂、学校等单位举行表演赛,并为羽毛球爱好者进行技术辅导。

  1955年底,羽毛球班从天津迁回到北京。不久,位于崇文门外的北京体育馆建成,羽毛球班在北京终于第一次拥有了室内的训练场地。尽管这样,训练条件的艰苦,还有生活上的困难,对王文教他们来说仍然是巨大的考验。他们住在体育馆附近的平房里,每月领着20多元的工资,暑天挥汗如雨,冬天靠烧煤球取暖。北京的寒冬,让王文教这些出生在赤道附近的“海归”真是吃尽了苦头,可他们仍以饱满的热情,为新中国的羽毛球事业努力拓荒,他们似乎只有一种生活,练,练,练啊!似乎只有一个思想:把祖国的羽毛球事业尽快搞上去!

  1956年夏,为了更好地推动羽毛球运动,国家体委决定在这项运动开展得比较早的福建和上海分别成立羽毛球集训队,并将王文教他们四人分配到这两个集训队里,以便让他们继续发挥“火种”作用,带领一批年轻队员专心致志地训练。于是,王文教来到了福建。

  从这一时期到1960年间,是中国羽毛球运动第一次快速发展时期。王文教等人的归来,带回了先进的打法和理念,他们的“火种”开始向更大层面上“燎原”,除福建、上海的羽毛球集训队外,广州、武汉、青岛、南京等城市也快步赶上,相继成立了羽毛球集训队。到1958年,随着中国羽毛球协会在武汉正式成立,全国已有20多个省、市成立羽毛球队,训练也逐渐走上正轨。这些集训队伍均以王文教和陈福寿合写的有关羽毛球训练方法(后结集成书名为《羽毛球》)为蓝本刻苦训练。国家体委顺势而为,在此期间连续举办了多次全国性的羽毛球比赛,尽管每次比赛总是王文教、陈福寿、黄世明和施宁安囊括单打前四名、王文教和陈福寿包揽双打冠军,但这些全国性比赛的密集举行,使得这项运动得到迅速推广和普及,参赛的运动员成几何级增多,技战术水平也有了明显的提高。

  但是,1959年开始在全国出现的大饥荒,使羽毛球运动的发展遭到挫折,一些省市的集训队被迫解散,王文教等四名大将所在的及一些基础较好的福建、广东、上海、湖北等省成为硕果仅存的几支羽毛球队伍,而此时,王文教和陈福寿等人由于多年征战,伤病缠身,生活物资包括医疗条件也跟不上,开始逐渐淡出运动员比赛生涯,而转为专心做教练。所幸的是,此时又有一批生龙活虎的归侨运动员如汤仙虎、侯加昌、方凯祥、傅汉洵、吴俊盛,还有女运动员陈玉娘、梁小牧、梁秋霞等人相继回国,他们分别被选入了福建和广东的羽毛球集训队,这也意味着,中国羽毛球运动光明的前景必将为期不远了。

 


 

2
0

您还未登录,无法评论!
▼倒序查看球友评论 1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