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信息中...
羽毛球迷的家,超人气羽毛球社区 首页添加收藏设为首页中羽APP
当前位置:主页 > 羽坛动态 > 人物 > 卢兰外柔内刚 张宁不信邪--国羽兔子们的本命年

卢兰外柔内刚 张宁不信邪--国羽兔子们的本命年

时间:2011-02-18 来源:《羽毛球》杂志 作者:李璐

      某种意义上说,训练场上也不都是“虎将”的天地。国家队里属虎属龙的队员虽多,但看似柔弱的“兔子们”在这里同样拥有自己的宽广世界。兔年将至,先竖起耳朵听听怕羞的兔子们在自己本命年的新年里的心语心愿吧。

      “胆小的兔子”——成淑

      对即将来临的本命年,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成淑准备得可丝毫不马虎,离春节还差一个多月,她的手腕上就已经出现了一条醒目的红手链。原来,到北京后知道了有“本命年会倒霉”这种传说后,本来就有点小迷信的成淑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忙不迭地准备了条红手链来辟辟邪。家里人为了女儿能顺利度过24岁的这道坎,还特意新做了另一条更粗一点的红绳备用。“过了大年我就把新做的手链戴上,谁让人家都说本命年不好呢,要注意一点,家里人也挺在意的。”成淑一边笑着,一边又摸了摸手腕上的红绳。

      在成淑心里,对本命年似乎真的有些忐忑,她对新年愿望的第一反应仅仅是希望“能平平安安度过”。要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只要四肢健全就行”,这未免悲观得有点可怕。看上去不拘小节的成淑其实是个比较胆小的女孩,和朋友出去旅行时,常常看见在山涧中高耸的蹦极台,虽然她一直很想尝试一下“飞翔”的感觉,但因为胆量确实有限,事实上这个计划从来都没有实现过。

      可是话说回来,兔年已经近在眼前,“倒霉”的本命年归根结底还是要度过去的。和老搭档赵芸蕾一起拿到2010赛季年终总决赛的女双亚军之后,在新赛季里,成淑又面临着奥运积分赛的压力,她打算和新的搭档一起携手共进,争取获得好成绩,让事业有所突破。

      本命年对于成淑而言还意味着改变:如果胆子也变大就好了。她笑言,假如在新年里能来一次总是想做而不敢尝试的蹦极,也许在空中“飞翔”的时候,会对目前所经历的一切能有全新的感悟也说不定呢。

      “乐观的兔子”——沈烨

      女双姑娘相信本命年的魔咒,男双的小伙子对此却无所谓。沈烨是全队唯一一个属兔的男选手,对于本命年的到来,他竟然开心得很,还说得还头头是道:“以前12岁到兔年的时候,年龄太小了根本不记得是怎么过的,马上就是懂事以来的第一个本命年,12年才有一次啊,当然要好好珍惜啦。”

      沈烨这么乐观,其实是早就打好了自己的算盘。随着奥运积分赛的临近,队内的竞争也变得愈发激烈。对于去年才和洪炜搭档的他来说,心中对这一年的成绩充满了期待。跨入24岁,开始成为真正的大人,在这个关键时期又恰巧赶上了本命年,沈烨觉得这是一件促使自己进步的好事。“本命年这么难得,又是关键的一年,这激励了我去更加努力。”小伙子信心十足:“我相信我们是有机会的。”

      等等,难道真的一点都不相信“魔咒”的说法么?脖子上戴的红绳出卖了他。要说沈烨完全不迷信这个当然不可能,这不,他特意找到开玉器店的朋友买了块吉祥如意的观音玉,用红绳穿起来戴着。完全不注意忌讳,心里还是不踏实,这样图个吉祥也不错。

      长大懂事以后,沈烨就再也没吃过兔子肉了,“犯太岁”这种事自然是能少就少一桩的好。看来虽然嘴上说不在意,但是既然大家都有这么个讲究,还是入乡随俗比较好。

      “外柔内刚的兔子”——卢兰

      要说国家队里最像兔子的人,想必当属世锦赛女单冠军卢兰了,不仅因为队友给她起了个绰号“小白兔”,而且从那温柔内向的个性和总也不是很大的说话声音来看,她也确实有点像一只温顺可爱的兔子。没想到的是,当“小白兔”迎来了自己的本命年,柔弱的外表下面竟也隐藏着一颗颇为坚定的心。

      早早地,卢兰的手腕上就出现了一条驱邪的红手链,然而对于这件“宝具”,她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妈妈特意买给了自己,也许“小白兔”还会忘记穿上红色度过这据说将要不怎么顺利的一年。卢兰平时就不是一个怎么迷信的女孩,很多队员比赛时会有“赢了球就不想换球衣”或“比赛期间不想剪指甲”等小执念,可她对这些却从来都无所谓。“事在人为,”卢兰说:“我觉得凡事都要靠自己,本命年说是要注意什么的,可我不会多想那些,因为说法不能决定一切。”当白白净净的卢兰用温柔的声线说出这番话, “人不可貌相”这句俗语确实得到了验证。

      当世界排名靠前的队友们乘上飞往台北的班机参加年终总决赛的时候,即将24岁的卢兰还留在训练馆里重复着一日又一日的日常训练,如果能把排名打上去就好了,她心中不禁这样想着。“好好打吧。”卢兰这样说。

      对羽毛球选手而言,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本命年即将到来,现在的她,已经准备好了。

      “不信邪的兔子”——张宁

      在国家队属兔的四人之中,女单教练张宁无疑是最特别的,不仅因为她目前的教练身份,更因为对于张导来说,这已经是将要度过的第三个本命年了。曾经在24岁那一年里经历了风浪的她,现在面对新轮回的到来依然毫无顾虑,我行我素的作风不得不令人感叹真是“不信邪”。

      1999年,张宁24岁,同样是个兔年,虽然朋友们一直提醒她要注意一点,还给她送了不少红手链、红腰带做礼物,可不信邪的张宁总是新鲜两天就腻了,最后一懒,干脆什么“红”都不戴在身上。那个春节,一直在国家队训练的她难得有机会和父母一起过年,自然心中格外愉悦。她陪着父母上街,决定给妈妈买身新衣服,然而一家人刚刚走到半路,张宁就忽然发现钱包失踪了。当时她还没有特别在意,没想到那仅仅只是一个不顺的开始而已。

      现在想起来,张宁觉得自己的24岁确实有点背,从来没丢过什么东西的她不仅在过年时就丢了钱包,并且接下去一年的比赛都打得不是特别顺利,状态起伏不定,成绩也不怎么好看。现在想想,她也觉得没准真是因为本命年太岁压头的缘故?但这不过就是句玩笑话罢了。“自己的事情没做好,幸运肯定不会眷顾。”张宁总是习惯于从自己的身上寻找原因,而把迷信的想法置之一边。

      时光荏苒,在新的本命年到来之际,张宁已经褪下了比赛战袍而选择坐在场边,手中的球拍也换成了记录板,不变的是身上依然没有一点“挂红”的样子。“顺其自然吧,坦然面对就好。”已经成为张导的张宁的语气不紧不慢:“归根结底是自己如何看待不幸,如果一直在想为什么会这么背,肯定一年里都会很消极。所以我一般不会这么看待这些事。”

      对于现在的张宁而言,自己的事早已不是最紧要的了,她的心思全都扑在女单队员们的身上,恐怕这才是她如此“不信邪”的真正原因所在。“队员成绩都好,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一个本命年了。”张导终于道出了自己的良苦用心:“今年有奥运积分赛,希望她们每一站的成绩都能优异,希望队员多拿冠军。”

      看来,只要小花们能够朵朵怒放,即使辛勤灌溉她们的园丁再苦再累,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14
      6

      您还未登录,无法评论!
      ▼倒序查看球友评论 0
      栏目列表